络寰

全职,一人,刀乱,yys,第五等等等等
超喜欢的!




不吃魔道天官,注意,墨香铜臭的书都不吃的

挂个人,为了我亲友打个马赛克。开头是她先抱怨不更文。亲友替太太打抱不平来了一句“等不起就别看”,然后就被反咬一口说亲友说话狠给太太招黑,我就想说小妹妹你这样才是真正的招黑吧。马赛克长的是我亲友,短的是那个小妹妹,一楼666的就是个路人。

      不怕骂,但是你骂要有逻辑。倒打一耙反咬一口你还有理了是吧?

jj公主病越来越多了QWQ

     有一个日更的太太最近三次元出了点事情断更了,一开始她文下的评论还都是“等太太回来”“打卡”这类的。一周之前就慢慢出现了一批不知道从哪来的公主病打负分还评论“坑文入V不要脸”一类的,居然还有辱骂太太父母的,这个不能忍。我看到了帮太太说了两句居然还有人怀疑我是太太亲友或小号的。这人心啊,真脏。
       人家又不是把所有重心都放在二次元,人家三次元有家人有朋友。这样算下来你算哪根葱。太太说了有事情没法更就慢慢等,我收藏里面有个夹子专门放长时间不更的文的,人家最短的也有半年没更了。你这瞎叨叨的,等不起别看连载文,没人欠你的。
        


为了太太文下的和平我就不挂是哪些人了。反正一句话:你以为地球没了你就不转了吗?醒醒,蚂蚁竞走十年了。
  


没有人天生完美无缺

         属于一个老女人的叨逼叨,不喜欢的可以直接略过















        最近的事情很多,对于老白的事情我也是过了这么久才大概了解到一些。有些好笑。有的人抓住别人的错处以为自己能抓住他把他打入地狱,但是他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真正喜欢他的人来说,你的这些言论,又有什么用处呢?
       对我来说,他是真实,他是“人间”。

    自从到了大学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这类的文章了,用词语句之间难免有不当,望宽待。





       人类是一种会学习的生物,这同样也代表着他们要在无穷无尽的学习中去慢慢让自己变得更好。
        粉上你的时候巴巴的跑去找了你的微博,被一句话圈粉——谢谢你们喜欢不完美的老白。
       后来一大堆事情我看不懂也不想去看,总有一些人怀着莫大的恶意将你的一切举止行为掰开了揉碎了,非得要找出那些不完美的地方然后告知世人——看啊这个人他好坏的,他不值得去喜欢。我喜欢你,因为你是不完美的,因为你是“真实”的。
我不想在这里再带上其他的人去举例论证些什么给你再次招黑,但是于我而言,你的确是“真实”,是“人间”。
      
         人类是一种忠于观感的生物。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言语粗鄙,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言语刻薄,但是啊,看着你在这里,一点点的变好,对于我来说就是足够让人满足的事情了。
        若有人说你若喜欢不完美为什么不去看维纳斯,我喜欢不是你的不完美,而是你始终在认识到并且努力去改正自己的不完美。这样才会让我有一种“你和我同在这人间”的感觉。
       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是认识到自己是不完美的人是足够美的。
        愿你始终,快乐如一。

Ps.语言或许有点幼稚,也有点可笑,但是喜欢你的心是始终不会变的。

[记梗]『喻叶』租赁“女”友

留个梗,啥时候写不知道

大概有一丢丢网配因素(啊网配文我的白月光啊)

医生喻×程序员叶(索克萨尔×君莫笑)

         “哈哈哈叶修哥愿赌服输,快点设定。”“叶修你可不能坑沐橙啊,快点快点。”叶修无奈的看着手机上租赁女友的界面,头疼,“沐秋你消停点。沐橙啊,这个我是真的不行,你看它还得要照片的,我一大男人的照片放到一堆小女生里面还不得辣眼睛啊。”苏沐橙嘻嘻一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假发,“叶修哥~”挣扎无果,最后叶修还是被套上了假发拍了张照片注册了进去。“只要挂一周是吧?”“嗯嗯,叶修哥愿赌服输哦。”叶修无奈的把手机扔到一边,重新拿起扑克牌,“来来来,继续。苏沐秋这次我不整死你我就不姓叶!”“来啊,怕你啊。”

         “州州啊,今年你回来过年是吧,记得带着女朋友回来,嗯,没有?你的单位上那么多小姑娘你就没一个看上的?必须给我带一个回来,不然就别进家了,就这样,妈妈要去做午饭,挂了啊。”喻文州默默的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着已经被挂断的通信界面,妈妈,现在才九点做的哪门子午饭啊?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喻文州打开软件商店,在“牵线搭桥”里面找了找,下载了一个“租赁女友”的软件。打开以后,在一群磨皮美白的都快看不出背景的照片里面发现了一张无比正常普通一看就是直男式拍照出来的照片——照片里面的女孩子顶着一头黑长直,手里拿着一根棒棒糖,一脸无辜的望向镜头。单纯乖巧一看就是喻妈妈喜欢的类型。喻文州再一看名字,叶绣。好的,喻文州立时拍板,就这个女孩了。

博→晴←狗 小段子

最近在肝嘤阳师,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有基情设定
不喜毋进

博雅和大天狗分手后,大天狗遇到了黑晴明,源博雅遇到了白晴明

前任相遇
博雅:我谈了新的男朋友,比你好一万倍,温柔聪慧实力强大balabala
狗子:我也谈了,比你也好一万倍,志向远大还认可了我的大义balabala
博雅:他的名字叫安倍晴明
狗子:他的名字叫安倍晴明
博雅/狗子:?!。。。!!!
所以为什么这俩会分手?
两攻相遇,除了必有一受,还有再找一受
(ฅ>ω<*ฅ)

溜了溜了,晴明SAMA不要打我

我居然把欲加之罪的大纲忘了????。




我可能有个假脑子

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只喜欢看恐怖片了

其他任何电影都有可能让我沉浸进去无法自拔,



我很讨厌这种感觉,



感觉自己的情感都不属于自己了



这种感觉,挺难受的

青岩梦罢三十年,离经花间两不见

【方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预告)

神偷方×名捕叶
可能是个中篇
     方锐还记得他初次见到叶修的那天。风很大,酒很辣,他刚刚干成一票大生意,把从端王府里偷出来的价值连城的汉白玉观音像随手拿个布袋系在腰间,坐在房顶上抿着小酒,顺带笑话一下屋下巷口匆匆走过的一队捕快。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方锐扭头一看,身后蹲了个美人。日光耀耀,美人冲他一笑,伸出一只洁白纤细修长的手来,“小哥,大白天的就喝酒?路引呢?”完了,方锐心想,不仅仅是因为美人出色的轻功身手,还有美人长的好看,手好看,声音也特别好听,就连仰起头灌酒露出的脖颈也好看,等等,酒?方锐扭头一看,他的酒!他的今年份的竹叶青!
      叶修潇洒的灌了两口,把酒壶甩回给方锐,“小哥,路引呢?”方锐呆呆的在身上翻了翻,“没了。”叶修微挑起一边眉头,“没了?走,跟我回趟衙门。”身为神偷,方锐最怵的就是衙门,一听这个美人居然是个捕快,酒也不喝了,一个鹞子翻身翻下屋顶,冲着最近的北城门提起轻功就冲了出去,风紧,扯呼。
       叶修微微一愣,也追了出去,同时不忘喊上巷口的捕快们,“关北城门,那人有问题,追!”四面城门都关死,叶修和方锐在不大的兴欣县里转了七八圈,最后方锐放弃了,摊在一家屋顶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跑了不跑了,累死了。”叶修追上来,顺手制住方锐,手往他腰间一探,就把那个布袋拿在手里。打开一看笑了,“原来是个小贼,怪不得要跑。走吧,跟哥回衙门。”方锐也放弃了,大不了越狱喽。挣扎着爬起来,“我不是小贼,小爷是神偷,神偷懂不懂?”叶修懒懒的在前边走着,随口应到,“好的,神偷,神偷也得跟我回衙门。”